搜索
手機版 收藏
首頁>新聞>債券

韓永文:發揮有效投資對穩定經濟發展的支撐作用

作者:韓永文 來源:《債券》 發布時間:2022-06-14

摘   要

2022年我國經濟總體實現平穩開局,主要宏觀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顯示了國民經濟承受沖擊和壓力的韌性。然而,近期風險挑戰增多,我國經濟發展環境的復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上升。在消費和出口增長受到抑制的情況下,加大投資力度,保持投資較快增長、有效增長十分重要。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高度重視投資資金來源、新開工項目保障等問題。

關鍵詞

經濟增長  有效投資  基礎設施建設  地方政府專項債券

 

面對更趨復雜嚴峻的國際環境與國內疫情頻發、多點擴散相疊加的態勢,2022年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國經濟總體實現平穩開局,主要宏觀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顯示了國民經濟承受沖擊和壓力的韌性。成績來之不易。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在分析研究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時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和烏克蘭危機導致風險挑戰增多,我國經濟發展環境的復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上升,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面臨新的挑戰。做好經濟工作、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至關重要。

 

我國經濟在1—2月良好開局中遇到新困難

 

(一)開局良好


2022年1—2月,我國經濟在2021年第四季度中央加大宏觀經濟政策調節力度、超前調度、釋放穩定經濟增長的各項政策,以及市場預期較好的作用下,經濟發展態勢出現令人欣喜的局面,各項經濟指標均有良好表現。市場對2022年我國經濟發展走出疫情陰霾,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以及實現經濟社會發展預期目標的信心明顯增強。


1—2月經濟形勢和數據好,有疫情明顯好轉和節日經濟刺激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中央政策前置發力,加大“六穩”“六!惫ぷ髁Χ,使市場信心和活力明顯增強。一是財政部加快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進度,提前預撥地方政府專項債券1.46萬億元;二是央行在2021年12月中旬降低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又在2022年1月中旬下調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1年期下調10個基點,5年期以上下調5個基點;三是國家發展改革委進一步加大保供抑價力度,加強協調調度煤電油運生產和供給保障,多措并舉平抑大宗商品市場價格。


在多重政策因素的作用下,國民經濟的恢復與發展明顯好于預期,各項經濟指標呈現較快增長態勢。1—2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5%,超出2018年6.2%和2019年5.7%的增長速度。創新驅動潛力增強,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16.3%,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4.4%。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4.2%,高出2021年12月1.2個百分點。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2.2%,比2019年同期增速快了一倍,比2021年全年增速快了7.3個百分點。投資增長結構性變化非常明顯:制造業投資增長20.9%,比2021年全年加快7.4個百分點;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增長42.7%,比2021年全年加快20.5個百分點;裝備制造業投資增長34%,比2021年全年加快18.1個百分點;企業技術改造投資同比增長27.2%,比2021年全年加快13.6個百分點。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背景下,被壓抑過久的消費需求開始釋放,疊加新年、春節節日消費活躍等因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較前兩年同期較快增長,同比增速達到6.7%。形勢發展令人歡欣鼓舞,市場對經濟發展進一步走出疫情影響充滿期待。


(二)面臨新困難


2月下旬突然爆發的烏克蘭危機和由危機引發的石油、糧食等大宗戰略商品價格大幅上漲,以及國際供應鏈、物流運輸受到嚴重擾動等因素,使得本就復蘇艱難的世界經濟增速進一步趨緩,也對我國經濟發展產生不利影響。


從3月中旬開始,我國疫情重新出現多點、頻發、傳播快、感染數量多和波及面不斷擴大的情況,特別是珠三角、長三角兩大經濟發展主動力區的疫情影響巨大,并通過外溢效應阻礙產業鏈供應鏈暢通,擾動區域性企業生產、經營活動,就業、消費、文旅活動、商貿流通、物流運輸和對外貿易受影響程度加深。尤其是線下商業、餐飲和文化、旅游等聚集性行業進一步受創,在較大程度上拖累了短期內經濟持續向好和進一步恢復的步伐。一季度經濟增長4.8%,低于一些機構5%的預測值。3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低于1—2月增速2.5個百分點;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下降0.9%;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較1—2月收窄2.9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3.5%;進出口總額(按人民幣計價)同比增長5.8%,較1—2月收窄近10個百分點;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上升至5.8%。


(三)應對新舉措


經濟下行壓力在加大,市場預期重新轉弱。但要看到,我國經濟發展韌性強,國內需求增長潛力巨大,長期向好發展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在國際環境和市場壓力增大的情況下,1—2月和一季度的投資增長結構變化,反映出政府和市場主動推動結構調整的意識在增強,積極應對困難和挑戰,這將為未來更好推動高質量發展提供更堅實的基礎,創造出更大的市場空間。


面對新形勢變化和經濟下行壓力陡增的態勢,中央政治局會議對后續經濟發展作出“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等重要工作部署和新的政策要求;要求全國上下要堅定信心、攻堅克難,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要扎實穩住經濟,努力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預期目標。


防住疫情就要堅持和貫徹好動態清零的總方針,這對穩定經濟發展、穩定發展預期以及減少社會震動非常重要。穩住經濟大盤,需要堅決貫徹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的一系列的政策方針,按照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的經濟工作部署,全力擴大國內需求,鞏固經濟穩定發展的基礎。從形勢的演變來看,實現2022年既定預期發展目標的難度比原來預想的要大得多。我們需要堅定的戰略定力,協調用好跨周期和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著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確保黨中央大政方針落實到位,抓細抓實疫情防控各項措施,為早日實現經濟活動的全面恢復創造條件,進一步增強經濟與市場抗壓的韌性。同時,要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抓緊謀劃增量政策工具,加大相機調控力度,把握好目標導向下政策的提前量和冗余度”。

投資增長及其結構變化對經濟增長的支撐作用增強

 

2022年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的較快增長對穩定經濟增速發揮了重要支撐作用。從3月的數據表現來看,在各項指標中,只有出口和基礎設施建設保持了較強的韌性。


一季度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04872億元,同比增長9.3%,這是在2021年同期恢復增長基礎上的較高增長。一季度投資總額超出2019年同期3000多億元,說明投資總量已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一季度資本形成總額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26.9%,較2021年全年提高13個百分點;拉動經濟增長1.3個百分點,比2021年全年提升0.2個百分點。


盡管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相較1—2月收窄2.9個百分點,但遠超2020—2021年疫情期固定資產投資2.9%的復合增長率,也大大高于2019年6.3%的增速。與前些年相比,2016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長6.2%,2017年和2018年均增長5.9%,2022年一季度的投資增長速度明顯高出很多,支撐經濟增長的力度明顯加大。投資增長對經濟增長支撐作用的增強,還可以從投資增長與經濟增長的彈性值(以比值計算)來看。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增長與GDP增長的彈性值是1.94,2021年是1.4。2022年彈性值有較大提高,也說明投資的支撐作用在增強。


更重要的是,投資增長結構在進一步向好的趨勢發展,這將為下一步經濟發展提供較好的供給支撐,也將為后疫情時代活躍市場供給、全面滿足消費能力釋放、調整產業結構、提高經濟發展質量提供供給和動力支持。


其一,基礎設施投資對經濟運行的托底作用進一步凸顯。一季度,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長8.5%,比1—2月增速加快0.4個百分點;A設施投資增長與GDP增長的彈性值也有較大提高,一季度為1.77,2021年同期為1.62。


投資的快速增長得益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超前發力。2021年12月,財政部提前下達地方2022年新增專項債券額度1.46萬億元,以及2021年四季度專項債的集中發力,對2022年開年以來的基本建設形成很強的資金支持。政府投資力度加大,基建投資增長速度加快,對拉動全社會投資、支持經濟增長發揮了很大作用。


其二,民間投資呈恢復增長態勢。一季度,民間投資同比增長8.4%,盡管低于固定資產投資增速0.9個百分點,但與2021年同期和前些年相比呈明顯恢復增長態勢,說明民間投資的積極性和活躍度在提升。下一步,只要政策引導得好、落實得好,并且投資環境能夠得到進一步改善,則民間投資的積極性還會進一步被調動起來。


其三,制造業投資增長明顯加快。一季度,第二產業投資增長16.1%,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投資同比增長19.3%。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5.6%,其中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32.7%,比2021年全年加快10.5個百分點;消費品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25.3%。這是一些積極信號,說明投資結構在調整優化。這種調整變化既有利于對今年穩增長、支持產業結構調整、穩定未來發展預期發揮作用,也有利于對未來經濟高質量發展、提高經濟增長效益起到更好的結構性供給支撐作用。特別是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醫療儀器設備及儀器儀表制造業投資分別增長37.5%、35.4%,顯示出投資和投資結構轉換的“含金量”在提升。


 進一步加強有效投資對穩定經濟增長的支撐作用

 

因為疫情擾動和強化疫情防控,當前線下消費迅速恢復還面臨較多困難,線上消費也會因為居民預期變化和增加儲蓄而受到影響。地緣政治沖突加劇導致國際市場供應鏈受阻,世界經濟恢復增長趨緩,外需下滑、出口增長勢能減弱。我國經濟進一步恢復與發展的壓力陡然增大,實現2022年既定經濟增長目標的難度也明顯增加。

 

從保證經濟持續有序發展以及滿足就業、保持社會穩定、提振市場信心、穩定市場預期來看,我們需要千方百計保住經濟增長,努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在消費和出口增長受到新增不確定性因素抑制的情況下,加大投資力度,保持投資的較快增長、有效增長十分重要。要看到,保持投資較快增長不僅會對穩定經濟增長起到重要支撐作用,更重要的是投資具有連帶效應,會帶動相關制造業和服務業發展;相當比重的投資將通過勞動報酬、生活消費和服務性支出等形式轉化為消費資金,成為穩定和拉動消費增長的重要途徑。這種具有雙重作用的需求還會通過一定的乘數效應進一步擴大內需。

 

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提出,要“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保證實現既定的增長目標,加大有效投資力度,保持固定資產投資較快增長,是穩定宏觀經濟大盤的重要抓手。貫徹中央關于“全力擴大國內需求,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的要求,后續固定資產投資能不能繼續保持比較好的增長速度,對穩定經濟增長形成有力支撐非常重要。有幾個問題需要高度重視。


一是投資資金來源問題。目前,2022年全年3.6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額度用于項目建設的部分已全部下達。對于下一步還有沒有動力和資金來支撐后續投資建設需要高度重視。要避免在投資建設過程中出現資金“斷糧”的現象。特別要注意的是,如果政府投資出現資金“斷糧”,必然會對民間投資、金融機構資金等社會資金進入基建領域產生影響。下一步,還可以考慮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在保證有效管控債務風險、有效掌控地方政府債券和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償還能力以及防范風險的條件下,適度增加一部分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限額,以發揮好基礎設施和公共設施項目建設投資對其他領域特別是制造業領域投資活動的帶動作用。要加快理順地方政府投融資渠道,合理注入資本金,規范融資平臺運作,增強其為地方政府推進基礎設施建設籌集配套資金的功能。加快理順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投資運作模式,以更好地發揮政府投資“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引導、鼓勵、支持社會資本進入基礎設施建設和政府公共設施建設領域,擴大社會投資范圍,活躍民間投資。


二是新開工項目保障問題。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新開工項目3.5萬個,同比增加1.2萬個,計劃總投資規模同比增長55%。后續中央和各地還會有很多項目進入新開工建設階段?傮w來看,新開工項目和在建項目的支撐有基礎,但仍需進一步發力做好項目儲備工作,加強重大項目的前期準備,尤其是要加快做好“十四五”規劃確定的102項重大工程項目的前期準備工作,積極創造開工條件。有條件盡早開工建設的要盡早開工建設,早建成早發揮效益。要看到,這些項目的建設既有利于拉動即期經濟,更有利于為后疫情時代和未來發展增強后勁,為今后的長期穩定和高質量發展、結構優化創造新的供給和新的發展空間。在做好項目前期準備工作的同時,要更加重視統籌做好項目建設用地、用能和資金供給保障工作,貫徹好中央政治局會議關于“強化土地、用能、環評等保障”的要求。這需要在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政府與市場、政府各部門之間形成更有效的協同配合,建立更有效率的聯動協調機制,集成發力,保障好對有效投資需求的要素支持。


三是調動社會投資積極性問題。擴大投資的大頭兒是社會投資,社會投資的活力來自民間投資、市場主體投資和產業投資。要進一步調動民間投資、市場主體投資的積極性,支持和保護制造業特別是高技術領域的投資積極性,保持好民間投資、產業投資特別是高技術制造業投資高速增長的勢頭。為此,要進一步優化投資環境和營商環境,扭轉市場預期,增強市場信心,以更完善更精準的政策、更優質的服務,支持、引導、鼓勵活躍民間投資、產業投資特別是高技術產業和裝備制造業投資。要精準貫徹落實減稅與增值稅留抵退稅政策,加快退稅節奏,通過提高企業現金流來推動市場主體擴大投資資本金比例,引導金融機構為市場主體投資活動提供中長期貸款支持。要“穩步推進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積極引入長期投資者;激勵市場主體擴大中長期貸款需求,支持和推動企業進行擴大再生產投資、創新能力建設投資和技術改造投資等。


四是貫徹好中央“完善房地產政策”“支持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的政策。在按照中央要求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基礎上,合理調整房地產發展政策,支持各地從當地實際出發完善房地產政策,支持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要清理各線城市存量、空置房源,對能夠調整用于供給、滿足部分剛性需求和改善居住條件需求的房源,應積極組織調整使用方向,以更好地滿足結構性住房需求,釋放市場住房購買力,緩解開發商資金占用壓力,釋放新的房地產市場投資能力。還可考慮將政府用于滿足剛性需求住房建設的稅收優惠政策和投資,用于對現有空置房源轉為供給剛性需求和改善性住房需求購房者的房價補助。這樣既可以增加對真正有住房需求者的住房供給,又可以激活剛性購房者的投資意愿,拉動投資和消費增長。既有利于節約政府土地投入、減少新建住房對資源的占用和對城市生態環境可能帶來的損傷,更有利于盤活部分長期閑置的商品房資源,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作者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国产绿帽在线观看,久久精品视频18,99国产精品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