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機版 收藏
首頁>新聞>財政

2022年一季度宏觀經濟與政策展望

作者:王瓊 來源:債券雜志 發布時間:2022-01-24

      回顧2021年,全年經濟經歷了上半年的“穩增長壓力較小的窗口期”,到下半年首提“跨周期調節”。從經濟短周期角度看,上行期由復蘇到過熱已基本走完,下行壓力逐步顯現。隨著跨周期調節的推進和穩增長政策有序發力,將有望對沖2022年一季度經濟下行壓力。

      穩增長政策發力 經濟下行壓力可控

       出口或小幅回落,但依然高位運行。貫穿2021全年經濟的主線是出口,四季度出口依然保持韌性,進入2022年,無論是從基數角度還是外需見頂,出口都將面臨壓力,全年出口或呈現前高后低,一季度出口數據可能為全年最高。   

  財政政策發力前置,固定資產投資托底經濟增長。2021年四季度以來,多次高層重要會議均定調“保證財政支出強度”“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由此認為,2022年一季度財政政策前置發力已在進行時,疊加2021年底國常會要求的“形成實物工作量”“力爭在一季度形成更多實物工作量”的要求,基建投資有望形成較強托底保障。此外,在高層會議定調“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后,房地產銷售和融資邊際改善,預計房地產開發投資拖累將有所收斂;在“碳中和”背景下,制造業升級具備持續性,并且隨著上游原材料價格穩步回落,制造業投資有望延續改善。  

  消費短期內仍承壓。受疫情局部零星反復等因素影響,2021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略低于預期。2022年一季度,疫情擾動影響較難完全消除,餐飲、旅游、住宿、文化娛樂等行業仍面臨一定約束,對整體消費形成拖累。另一方面,促消費、擴內需的宏觀政策也在積極發力,1月16日發改委發布《關于做好近期促進消費工作的通知》,提出十方面舉措促進居民中長期消費潛力釋放,疊加“雙節”等利好因素帶動,有望對一季度消費活動形成一定支撐。  

  通脹壓力可控,一季度PPI或為全年最高。在“保供穩價”政策指導下,國內定價的工業品難有大幅漲價的空間,在積極財政政策發力的背景下,工業品價格向下動力亦不足,由此預計一季度PPI或呈現高位震蕩態勢。CPI方面,2021年一季度豬肉價格處于高位,在高基數效應影響下,預計2022年一季度CPI同比較難出現明顯上揚,大概率呈溫和上漲態勢。  

  債券收益率可能呈現區間震蕩走勢。2021年,在國內經濟增長的內生驅動下,無風險利率中樞同比上移,中債10年期國債收益率年度均值收至3.03%,小幅高于2020年(2.94%)。走勢方面則呈現出明顯的“前高后低、前陡后平”特點,與經濟基本面形成映射。2022年一季度,在經濟下行壓力顯現、政策托底發力的雙重因素影響下,預計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動力不足、持續下行空間亦有限,大概率在2.7%~2.9%區間內震蕩運行,利率曲線較為平坦。

  綜上預計,一季度經濟雖階段性承壓,但出口對經濟的拖累尚不明顯,隨著穩增長政策逐步發力,帶動市場信心穩步恢復,預計整體壓力可控。


  宏觀政策兼顧跨周期和逆周期  以穩健有效呵護經濟穩中有進

  

       2021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包括七方面的全方位政策體系,為穩定實體經濟、激發市場活力、暢通國內循環、強化科技賦能、深化改革開放、促進協調發展、改善民生福祉等提供了堅實政策保障,將推動2022年國民經濟在穩中求進中實現更高質量發展。聚焦宏觀經濟政策方面,一季度,我國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穩增長任務更加突出,政策空間總體較為充裕,因此政策有能力同時做好短期逆周期對沖和中長期跨周期調節。對經濟金融運行保持較強的敏銳度,呵護經濟平穩運行,將新發展理念貫穿于政策主線,推動實現高質量發展。   

  積極財政政策空間較為充裕,政策效能有望加力釋放。2021年,受上半年經濟疫后穩步復蘇、下半年PPI持續偏高等因素帶動,財政收入增速和總規模處于近三年偏高水平,受支出節奏后置、高基數等效應影響,財政支出增速總體平穩。因此,2021年財政赤字水平處于近三年低值,從而為2022年積極財政政策提供了相對充裕的空間。近期召開的全國財政工作視頻會議再次強調“提升政策整體效能”,結合“十四五”規劃《綱要》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等政策要求,預計一季度財政政策將在支持微觀市場主體、支持“雙碳”政策落實、支持城市保障房建設等領域精準作為,針對小微企業減稅降費的力度有望進一步加大。圍繞重點領域的專項債發行和使用也將提速,并聚焦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  

  財政支出節奏大概率前置,政府債券發行規模將增加。2022年,財政政策在穩經濟中的作用有所強化,預計政府債券發行將是落實積極財政政策的重要手段。一方面,從目前已經公布的發行計劃看,2022年前兩月國債發行規模為過去五年來最高。另一方面,預計以專項債發行使用為主要手段的財政支出將明顯提速,落實“早、準、快”的政策要求,除了穩增長訴求相對較高外,也是為了與去年四季度更好銜接,從而促進政策效用高效釋放。與此同時,考慮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遏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態度依舊堅決,以及明確提出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可持續”。綜上預計2022年上半年政府杠桿率或有適度升高。  

  穩健的貨幣政策適度積極,著力“穩信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要求各方面積極推出有利于經濟穩定的政策,考慮到一季度穩增長任務相對更加突出,同時PPI繼續上漲的壓力有所緩解,預計同期貨幣政策將在保持總體穩健、不急轉彎的前提下,營造“寬平衡”的信用環境,改善市場消費和投資預期,預計一季度社融有望企穩。具體到貨幣政策工具上,1月17日中期借貸便利(MLF)超量續作,同時中期借貸便利(MLF)和公開市場操作(OMO)利率同步調降10個基點,有望引導1年期和5年期LPR報價適度下調,進一步促進信貸需求改善。后續隨著基建投資見效拉動經濟逐步回暖,預計一季度再度使用價格型貨幣政策工具的可能性較低。  

  貨幣政策的精準性和有效性將進一步強化。一季度,為引導實體經濟綜合融資成本繼續下降、推動信貸結構優化,除維持相對充裕的信用環境外,預計貨幣政策還會在疏通信用傳導渠道上持續發力,使用再貸款等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可能性較大。此外,綜合考慮國內防風險任務要求、中美經濟周期和政策差異等內外因素,預計貨幣政策將保持“小步慢行”,強化監測分析和預期管理,穩定市場預期和信心,切實發揮政策實效。

(作者單位:中央結算公司中債研發中心)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国产绿帽在线观看,久久精品视频18,99国产精品久久久久